“80后”CEO被调查 引发股价多次熔断 爆雷不断的“蛋壳”摊上事儿了

高靖曾在创业之初说:“创业不是风花雪月,全是苦的事情,让人睡不着觉的事情。”

CEO高靖被调查了,这让蛋壳公寓雪上加霜。

美国当地时间6月18日,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,公司CEO高靖被调查,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、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,该任命即刻生效。

该公告的发布距离高靖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半年时间。

尽管蛋壳公寓澄清,高靖被调查一事,是因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,与蛋壳公寓无关。但股市闻风而动,蛋壳公寓当日开盘后股价立刻大跌近9%,随后多次触发下跌熔断,截至上周美股收盘,两日跌幅达8.73%,报8.62美元/股,最新总市值为15.7亿美元。

高靖曾给自己设立过人生规划——一定要在35岁之前实现创业。

2015年,33岁的高靖创立蛋壳公寓。在其带领下,蛋壳公寓从创业时期的11人发展为一个拥有4000多人的在美上市公司,更成为互联网长租公寓的独角兽。

1

年轻人就得经得起折腾

为实现创业梦想,高靖曾在百姓网、百度、好乐买、糯米网等多家公司任职。

据《中国日报》此前的报道,2005年,还是北京交通大学一名在校生的高靖,入职刚成立的百姓网做市场推广。当时,他的第一间办公室蜗居在4平米的平房里。高靖后来回忆,“其他同事看到我的工作环境,都禁不住说太辛苦了”。

为何一名211高校大学生要如此委屈自己,高靖是这样回答的:“我从以前就一直有创业的想法。自己当时还年轻,从精力、经验方面都经得起折腾。如果再往后的话,你的精力会限制你。所以,我第一份工作的状态就选择从零开始。”

在百姓网,高靖一待就是5年。从公司落地,到拉起一个30多人的市场推广团队,都是他一人完成的。这其中的艰辛,唯有他自己知道。

后来,他跳槽到百度做搜索引擎营销经理。在百度做了大概不到两年的时间,又跳槽了。

虽然在百度的时间不长,高靖却明白了一件事:“我很感谢百度,百度是一个让我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它让我知道自己在过去几年中,经历过的事情背后本质是什么。”

准确地说,高靖在离开百度时已意识到,创业的时机到了:“当时离开百度,对我而言是一次机会,是一次跟着其他人创业的机会。”所以,他选择平跳到成立刚满3年的电子商务公司好乐买,出任总裁办公室主任。

但在当时,高靖的想法,在周围人看来是可笑的。

那个时候,很多人去大公司就是为了“镀层金”,再跳槽去其他地方公司,薪水至少会比以前翻20%到30%。但高靖一心认定要走创业这条路。

正因为此前在多家互联网公司任职的经历,帮助高靖积累了不少经验,他会写计划书,会给投资人“讲故事”,更有创建团队的能力。对他来说,一直缺的是一个时机。

2

“让年轻人有尊严地

生活在城市

2014年,高靖接到了糯米网创始人沈博阳的一个电话。此前,糯米网被百度收购,高靖也因此和沈博阳共事过。

当时已是领英中国总裁的沈博阳告诉高靖,应该去找一个更有发展的产业来创业,“我不是挖你到我的公司,也不是你来和我创业,而是给你一笔投资,由你自己去闯天下。”

 高靖(右二)和沈博阳(右一)

高靖听后,动了心。

彼时,互联网创业如火如荼,中关村创业大街到处是熙熙攘攘的创客。不甘平凡的高靖将目光瞄向了住房租赁市场,并敏锐地发现了行业痛点:房东和租客之间面临着信息不透明、黑中介等问题。

于是,“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”成为他的创业初心。

2014年底,高靖拿着沈博阳给的150万元,再加上自己攒的100万元,注册了一家公司,也就是现在的蛋壳公寓。公司收的第一套房子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桥边一套10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,在谈判、收房、装修、采购所有的环节中,高靖都亲力其为。

2015年初,公司正式运营。此时的高靖33岁。

在创业初期,高靖收了很多房子,由于操心事情太多,他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。2015年2月,在北京租赁市场最低迷时,蛋壳公寓成功租出了第一间房子。

蛋壳公寓摈弃了传统的租房生意模式,做的是C2B2C模式,即公司处于中立方,将房东的房子统一改造、升级、运营后,再拿房子出租给租客,提供租后服务。该模式在豆瓣平台宣传后,立刻吸引了大批年轻人,蛋壳公寓也因此成功获得了第一批用户,所有的房源在短时间内租赁一空。

一个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,做房屋租赁行业,高靖的选择让周围人费解。但对此,他自己有着不同的看法,“如果从一件事情的本身来看,有专业性一定是好的,但如果我们把事件本身剥离开,大家无外乎想问的是,你又没有租赁经验,如何去判断这套房能不能赚钱,但是今天,恰好我过去的工作经验能在这赋能。”

靠着这股子自信,高靖带着蛋壳公寓一路高歌猛进。他拿着计划书奔波在不同的城市,给投资人“讲故事”,经过数月的相互了解与沟通,签下一个又一个融资协议。

成立至今,蛋壳公寓已完成7轮融资,资金规模接近60亿元 ,平均每年至少有一轮融资。蛋壳公寓也从创业公司发展成互联网长租公寓的独角兽。

3

创业不是风花雪月

2020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以股票代码“DNK”在纽交所上市,成为2020年国内首个上市的长租公寓创业公司。

敲钟时,高靖被簇拥在最中间的位置,笑容满面。但令这位敲钟人想不到的是,短暂的高光之后,他会如此快速地遭遇断崖式跌落。

 蛋壳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,高靖(红圈者)和其他合伙人一起出席。

几天之后,疫情来袭。所有小区在疫情期间封闭管理,中介不能带客户看房,大量租户无法返回工作地或离职退租,长租公寓业务受到较大影响。此外,各行业协会、有关部门等倡议给租客免租,作为头部企业的蛋壳公寓承担着巨大的社会压力。

1月29日,有多名加V认证的“蛋壳公寓员工”在脉脉爆料称,公司拖欠工资,借疫情变相裁员。2天后,蛋壳公寓回应称,有关爆料纯属造谣。“蛋壳公寓刚刚在纽交所上市,资金充裕,经营情况正常,公司正常的人员优化一直在进行,不但没有大规模裁员,还将在近期启动新一轮校招,扩充一线管理培训生队伍。”

拖欠工钱之事刚辟谣没多久,来自多个城市的蛋壳公寓房东投诉称,蛋壳公寓一边以疫情为由单方面要求房东免租一个月,并拒不支付房租,一边仍向租户正常收租。

网友爆料

有网友爆料,在疫情最重的武汉地区,蛋壳公寓要求房东免租3个月,却未对租户进行租金减免。租户若在疫情期间提出提前退租的要求,其押金不予退还。此外,每月的保洁服务也被迫中断,可蛋壳公寓却照常收取保洁服务费。

网友爆料

对于以上信息,蛋壳公寓再次发布官方声明进行辟谣。

其实,自长租公寓出现以来,关于房东和租客们的投诉、维权现象一直存在,蛋壳公寓也不例外。

在各大消费者投诉平台和社交网站上,都能看到不少用户对蛋壳公寓的投诉案例,包括退押金、服务体系、“租金贷”等问题。

根据媒体报道,支付蛋壳公寓的房租形式包括月付、季付、年付。其中,押一付一的月付是蛋壳公寓力推的方式,采用这种方式付款的租客,须通过蛋壳公寓与第三方金融公司签署贷款合同,金融公司预先把房租付给蛋壳公寓,租客则每个月向金融公司还款。

为吸引租客使用“租金贷”,蛋壳公寓提供的月付租金低于季付。同时,蛋壳公寓还承诺,贷款利息可由其代付。但随着长租公寓行业野蛮生长式的发展,因“租金贷”产生的纠纷、爆雷事件不断,越来越多的租户对这种方式产生质疑。

据北京商报消息,有多名租客反映在长租公寓美丽屋租房过程中被诱导贷款,中途遇到退租不退贷的情况,收到晋商消费金融的催款信息,才发现租房中介并未结清贷款,导致租客征信陷入逾期状态。然而事件发生后,美丽屋、晋商消费金融相互“甩锅”,问题至今没有解决。

除了“租金贷”,蛋壳公寓的亏损也在逐渐增加。

据其招股书和财报数据显示,蛋壳公寓在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6.57亿元、26.75亿元和71.29亿元;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、13.70亿元和34.37亿元。

今年第一季度,蛋壳公寓营收19.40亿元,同比增长62.5%;净亏损12.34亿元,而去年同期为8.16亿元,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。蛋壳公寓今年一个季度的亏损额已经接近2018年全年。

另外,有媒体了解到,蛋壳公寓已有分公司遭遇了资金困境。一家蛋壳公寓装修供应商曾对媒体表示,深圳蛋壳公寓已经拖欠房屋装修款长达11个月,导致工人生活困难。该供应商称,将对所装修的蛋壳房屋进行锁门清客。

将时钟拨回到5个月前,高靖在敲钟后曾表示,上市之后的蛋壳公寓能做的还有很多,将始终不忘初心,继续深耕住房租赁市场,通过精细化运营,将服务做到极致。

可如今,关于蛋壳公寓的争议还在继续,CEO又突然接受地方政府部门调查,在内外动荡因素的冲击下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在创业之初,高靖曾说:“我们认为,创业公司只要头三年死不了,基本上公司就基本进入正轨了。头三年是最苦的时候,也是最不稳定的时候。创业不是风花雪月,全是苦的事情,让人睡不着觉的事情。”

挺过了最苦、最不稳定的三年,蛋壳公寓迈入第五个年头却栽了跟头。俗话说,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,看来高靖还是过于“乐观”了……

 

 

(来源环球人物杂志)

导读

热点新闻

高靖曾在创业之初说:“创业不是风花雪月,全是苦的事情,让人睡不着觉的事情。”
发布时间:2020/06/24
首页    华商原创    “80后”CEO被调查 引发股价多次熔断 爆雷不断的“蛋壳”摊上事儿了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XXX(非华商经济网)之转载作品(包括图文)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需求而采集提供,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对转载作品有任何异议,请在30日内联系本网删除。